密码     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    

槐花公社

搜索
查看: 84|回复: 1

[转帖] 9.6分纪录片回归,多少人光是活着就竭尽全力

[复制链接]

244

主题

0

好友

2940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9-1-14 00:58:05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转载自:整点电影  
   
    两年前,《人间世》播出。
      
    这是一部以医院为原点的纪录片,片中聚焦了医患关系、生死考验时的重大选择,真实的展现了人间世态。  
   
    播出后,没有预料的火了,豆瓣评分9.6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观众看完泪腺完全失控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两年后,《人间世》第二季来了。  
   
    选在2019年的元旦播出,结果就是让观众在新年第一天哭成狗。
       
   
今天就是要和大家聊聊这部充满催泪弹的——  
   
    《人间世》第二季
           
   
    和第一季一样,依旧是以医院为原点。  
   
    依旧是没有剧本、没有预设对象,架上镜头记录了真实的一切。  
   
主创团队分成9个摄制组,历时一年半,共拍摄了216T的素材,记录了医院里200多个人物故事,片比达到了600:1(600分钟的素材能选出一分钟的成片)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 和第一季不同的是,这季第一集多了旁白讲述的方式,少了医患关系和专业知识的描述。
       
    (旁白配音小姑娘:杜可萌)  
    但,一样是闻着落泪。  
  
    这季的故事从一群小孩子开始。  
   
    王松茗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,他使尽浑身解数拒绝医生手中的麻药。  
   
    因为对未知的一切恐慌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他生病了,需要先在身体里埋一根管子,也是治病的第一步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第二步是吊盐水。  
   
    医生告诉他这是盐水,但不会告诉他这是高浓度的化疗药剂,更不会告诉他这种药水输下去,会让他吃不下饭,恶心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第三步是再次手术。  
   
    医生打开他的身体,取出他的骨头,消灭骨头上的癌细胞再将骨头放进去。  
   
      
   
    这个过程下来,不要说王松茗会喊痛,成年人也早就扛不住了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可,看着王松茗,隔壁9岁的小姑娘刘子涵对着镜头说:谁都是这样过来的,没有办法。  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没错,都是这样过来的。  
   
    因为这套流程是王松茗唯一保命的方法,也是千千万万个得了这种病的孩子的保命方法。  
   
    这是一群得了恶性骨肿瘤的孩子。  
   
    一种可怕的癌症,多发生在孩子身上,发病几率只有百万分之三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这种概率相当于什么呢?你连续抛硬币22次,每次都是正面。  
   
    幸运的是,有些人经过漫长又痛苦的治疗,痊愈了。  
   
    出院,开始自己新生活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但,现实不是童话故事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完美结局,有时候生命就是会戛然而止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无论是生还是死,都是已经有了结局,更多的是这些还在和病情做着无休止斗争的人们。  
   
    他们根本不知道路的前方指向哪里。  
   
    小胖纸蔡炫安,11岁,朋友和家人都喊他安仔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安仔和同龄的男孩子没有什么不同。  
   
    爱玩游戏。一天到晚抓着手机不放,屋里放满了人物模型。  
   
    爱运动。篮球、滑板是他最喜欢的活动了。  
   
    对了,还贪吃。猪排、鸡排,一切垃圾食品都是他的最爱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这样普通到常见的男孩,偏偏得了恶性骨肿瘤。  
   
    检查出来的时候,情况已经不妙。为了保命,安仔截了肢,少了左胳膊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截肢后的安仔情绪有了微妙的变化。依旧爱玩游戏,因为他说:  
   
    游戏里面人有很多命  
    输了重来就好了  
    不像他自己  
    只有一条命  
   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不爱出门了,原先最爱的篮球和滑板也再不碰了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就算是非要出门也得磨磨蹭蹭好久,把空荡荡的胳膊捏出一点胳膊的形状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走在路上,一定要走在妈妈的右边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虽然有点自卑,安仔总归还是乐观的。  
   
    毕竟外形上的缺陷可以弥补。妈妈带他去订做了假肢,安仔很开心。  
   
    因为有了两条胳膊,就可以背着书包上学了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就算医生告诉他不能背重的书包,他也还是笑嘻嘻的说:那以后书就背少一点。  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安仔的愿望就是赶紧回到学校,他想念自己的同学和校园。  
   
    和在生病中就一直保持乐观的安仔不同,王思蓉是一直在抗拒。  
   
    王思蓉是留守儿童,爸妈在苏州打工,她和妹妹跟着爷爷奶奶留在如皋老家。  
   
    升初三那年暑假,她觉得腿疼,开始以为只是身体长得太快。  
   
    后来,才发现是得了病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病发现的有点晚,一条腿上有三个病区,还转移到了肺上。  
   
    医生建议是截肢保命。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深知女儿脾气的妈妈坐在医院冰冷的走廊上陷入了艰难的抉择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不截肢,女儿死。  
   
    截了肢,爱美的女儿宁愿去死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
    小孩子爱美最大,可对父母来说孩子的命最大。  
   
    这个结果告诉王思蓉,她盯着妈妈良久想要确定事情的真假,看到妈妈忍不住抽泣,王思蓉最终只能用哭表示拒绝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正是十几岁爱美年纪的女孩子,就要面对这样的抉择,太残酷了。  
   
    为了女儿的爱美之心,妈妈一直在努力,不断找医生商量解决办法。  
   
    最终结果可以不截肢,但手术有难度,且效果不一定好。  
   
    虽然渺茫,但还是有希望。  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腿保住了,爱美的姑娘还要求了医生美容缝合。她可不想自己的腿长留下一条长又丑的伤疤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手术那天,妈妈把她送进手术室,然后对着镜头笑着说:  
   
    我今天给她打赌的  
    我说我今天肯定不哭  
    我今天到现在都没哭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可当看到从手术室中推出来的女儿时,她哭到发抖,没有办法靠近女儿一步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手术后还算顺利,王思蓉的术后康复做的比较困难,每次下床练习走路都会和她妈产生一场大战。  
   
    大战结局就会演变成王思蓉因为疼和委屈,坐在床上哭。  
   
    妈妈因为心疼女儿在旁边默默哭,她的眼睛在女儿住院期间永远都是红的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手术后的王思蓉,撒娇带撒泼的让妈妈带着自己出院了。  
   
    出院后,她没有回到爷爷奶奶身边,一直跟着爸妈。  
   
    爸爸为她改造了轮椅,让她坐起来更舒服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妈妈也放下手头上活,定了机票,带着王思蓉去厦门玩。  
   
    王思蓉说这次旅行,妈妈比自己玩的还要开心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比起王思蓉在出院后玩的这么愉快,安仔则还是在持续努力的抗争。  
   
    一直以为化疗结束后就可以回学校读书的安仔,不知道他的癌已经转移到了肺上。  
   
    这种情况已经糟糕到不好治了。  
   
    2018年正月13,新年刚刚过去13天,安仔病情复发被紧急送进了医院。  
   
    躺在病床上,他带着哭腔委屈的对着医生和爸妈说:  
   
    今年过年我都没有好好过  
    我哪里都去不了  
    我只能呆在家里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他又说着自己愿望:
        “我想我的同学”  
    “我不想留级”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或许是刚刚的哭泣让安仔消耗了太多的力气,他变得非常虚弱:  
   
    “我已经到极限了。”  
    “我真的已经是极限了。”  
           
   
    到极限了,就意味着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要离开了。一旁的爸妈早就哭成了泪人。  
   
    医生还在安慰他生了病总是要一点点好的,不可能一步登天。  
   
    他说: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,一定有一步登天的办法。医生求求你,求求你医生……  

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医生面对这个虚弱孩子的祈求再也听不下去了,转身走出了病房。  
   
    身后的安仔还在不断的呢喃着恳求:求求你了医生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妈妈为了让他再坚持一下,和他聊天。  
   
    妈妈:你刚刚答应了我什么?  
    安仔:照顾你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过了一会,安仔眨着眼看着妈妈,问:顶不住怎么办?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妈妈问什么顶不住,安仔没有再回答。只是用他因为生病而浮肿的手,笨拙又轻轻的给妈妈擦泪。  
   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躲出去的安仔爸爸也在医院走廊中哭着接受即将分别的事实:  
   
    已经没有办法了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安仔妈妈想要在分别来临前,努力记录下每一秒钟,看着病床上气若游丝的儿子,最终还是哭着别过头去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小安仔走了。在离别的那天,安仔妈妈把他的眼角膜捐献了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他的眼角膜让一个三岁时被开水烫伤的小孩重见了光明,为了这一刻烫伤小孩的家人等了4年。  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而安仔也可以用这种方式继续去看看这个充满美好,但他还没来及看的世界。  
   
    如果不是看到片尾最后的字幕,扒叔以为那个脾气有点犟又爱美的王思蓉一定是已经痊愈,幸福的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小姑娘也走了,镜头没有记录下来。  
   
    王思蓉的妈妈在她生病以后,就有了一个习惯——用手机拍摄王思蓉的日常。  
   
    王思蓉被拍烦了就不让拍,脾气上来还会打妈妈的手机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身边的亲人朋友也劝妈妈不要拍,因为万一以后孩子走了,看着只有难过。  
   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妈妈没有停下过,因为当最坏的结果出现时,这可能是她在以后想女儿时,唯一能再看到女儿的方式了。  
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王思蓉生病后,有一次妈妈上街给她买车厘子。路上遇到了一个乞讨的男人,为了孩子筹钱治病。  
   
    王思蓉的妈妈知道这是一个骗子,她驻足犹豫了好久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 几秒后,她就返回去,给这个人捐了钱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回去的路上,她又红了眼眶。那一刻,她一定又想到了自己的女儿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比起年迈老者的离世,孩子的离开更让人难过。
      
    老人们已经历经了这一世的繁华,经历了起起落落,到了知天命的年纪。  
   
    而孩子,才是刚刚开始。  
   
    他们还没有见识过这世界的美好繁华,哪怕是险恶,就这样陨落。  
   
    生命就犹如烟花一样,绚烂耀眼而又短暂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刘子涵出院的时候说:痛的时候就咬牙坚持。苦就含一颗糖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可活泼开朗的旁白姑娘杜可萌也感到累了,讲述别人的故事总是容易的,讲述自己的就太艰难了。  
   
    在她化疗快结束的时候,医生告诉她癌细胞转移到了肺里。  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一直笑着的她说对医生说:“乐观使者累了,想要卸下面具”了。
       
   
    众生皆苦,世界残酷,命运从来都不公平。  
   
    所以啊,要珍惜,懂感恩,毕竟能健康的活着已经是最幸运的事情了。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
244

主题

0

好友

2940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9-1-14 01:00:40 |显示全部楼层
比较下这些努力争取活下去的孩子,那些因为各种各样理由选择放弃生命的人们,真的是太轻率了

他们不仅仅辜负的是他们自己的生命

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Archiver|槐花公社 ( 备案许可证号:苏ICP备11031522号 )

GMT+8, 2019-2-18 10:16 , Processed in 0.114999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