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码     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    

槐花公社

搜索
查看: 141|回复: 0

[转帖] 窦唯罕见流露真情的电影,拍出最真实戳泪的北京

[复制链接]

280

主题

0

好友

3174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-20 18:40:53 |显示全部楼层

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很微妙,关于亲情与爱,有时扔掉血缘才能看的明白。



每个人都是孤岛,但每个人也都渴望依靠。

房东和住客,是一个时代的缩影。

这种关系背后,可能是年年上涨的金额,也有可能是比家人还亲、简单质朴的温情。

电影《我们俩》,以很多年前老北京小胡同一个破落的四合院为背景,讲述了一段感人至深的房东和住客间的故事。

这部只有不到10个演员、豆瓣评分8.6、女主角第一次登上电影荧幕就斩获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、金鸡奖最佳女演员的电影,为我们呈现了属于那个年代的记忆。

1

那个有点冷的冬天

房东和住客数不清的磕磕绊绊

那年冬天,有点冷。

北京城,一位80多岁老太太的四合院里,迎来了穷学生“小马”。


小姑娘顶着刺骨寒风走进老太太家的门,可怜巴巴地对老太太说:“想租个房子”。


老太太让她去看看院子里多余的那间小屋。

“不能太低,地理位置好啊,也不能太高,穷学生。”老太太和邻居家的奶奶坐在屋里,讨论着院里这间小屋,应该租多少钱。

小姑娘看完问租金,老太太给出了一口价,“200”,小姑娘想杀价到160,老太太有些生气:“就200,爱租不租!”

小马不知道,自己能承受多少价格,早被老太太掂量清楚了。


一老一少,开始在同一个院子里生活。

老太太坐在屋子里,听着小马拾掇屋子、打扫院子,不禁感慨:“怪新鲜的,这院子几十年了,也没见这么热闹的。”

小马把逼仄、破落的小屋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,院子随着她的到来,开始显得不再那么萧瑟了。


老太太已经八十多岁了,却依然“清醒”的很,加上她是房东有话语权,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开始,老太太始终在交锋中占据上风。

小屋子里面堆满废品,老太太看到小马抱着一堆东西从院门进进出出,呵斥小马:“你把什么给卖啦?”

小马说把堆积的废品给卖了。

“废品,废品我还要呢!”老太太有些生气。

最终,小马不仅挨了一通批评,还把卖废品的钱全给了老太太,老太太点清后这事才算揭过去。

小马想借老太太的厨房做饭,老太太很快反应过来,“想用,你换煤气罐啊?”

花钱买了一台电磁炉的小马,又被老太太嘲笑一番:“电磁炉,那多费电啊,电比煤气贵。”


小马想用老太太的冰箱,老太太又说:“想用冰箱?那你得给我一点点电钱,或者给我买条鱼也行,我最爱吃鲤鱼啦,一条就够了。”

小马的房子很小很冷,裹着军大衣睡觉依然让人瑟瑟发抖。当她给老太太送鲤鱼时,请求老太太允许自己给屋子里生个炉子。


“多盖几床被子,忍忍吧,以后有钱买小楼,就不冷了。”

“你那屋子小,煤气中毒,我这么大年纪了,大晚上还要起来去救你。”

老太太不客气地再次拒绝了小马的请求。

老太太精明算计着,在她这里,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大学生,似乎永远无可奈何。


“小马啊,快来一下。”

“小马啊,你又在干啥呢。”


老太太似乎永远没什么事,就想着把这个年轻房客的一切小心思,扼杀在萌芽中。

2

一部电话引发的战争

只属于“我们俩”的幸福

“你就是个没人要的坏老太太,怪不得没人伺候你!”

“你就是个嫁不出去、不咋地的坏姑娘,我真是瞎了狗眼。”


两人之间,也不是所有的矛盾都那么容易化解。

那时刚跨过千禧年,手机还是稀罕物,只有老太太的屋子里,安了一台电话。

这部电话,成了一老一少矛盾的导火索。

“让我打个电话行吗?”

“打吧。”小马第一次来老太太屋子里借电话打,老人同意了。

当小马第二次来老太太屋里借电话时,老太太翻脸了。


“打电话,交钱,一次三毛,和外面一样。”

被要求付钱的小马,有些委屈,却也不得不接受。

小马打电话越来越多,她央求老太太,允许自己扯一根电话线装部分机。

又被老太太拒绝了。

“那我住着多不方便啊,我有装电话的权利。”

“你有什么权利啊,我是房子的主人,我让你住就住,不让你住就不能住。”

最后小马承诺,自己负担几乎全部电话费,老太太才允许装了分机。

本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,没想到,接下来,这部电话让一老一少的矛盾,更剧戏剧性地爆发了。

一天上学回来,小马发现自己屋子里的电话线被掐断了。

小马看着断了的电话线,怒气冲冲跑进老太太的屋子里,质问道:“我电话怎么了。”

“掐了。”

“你凭什么掐我电话?”交了钱还被断电话线的小马很委屈。

“半夜三更打电话,我这都成收发室了。”因为连着同一根电话线,小马接到电话时,老太太的电话也会响,这让她不胜其扰。

小马架起梯子,想重新装电话线,再次被老太太制止。

互相不理解的两个人,站在院子里互相指责、破口大骂,老太太被气到直哆嗦,颤颤巍巍地走进屋,抓起药片就往嘴里倒。


老太太告诉小马,限她一个月内搬走。

“偷用电暖气、还偷用我的电,我告诉你,整条胡同,都断电了,这么老的房子会着火的,你想把我烧死啊,我真是引狼入室啊。”


但其实,老太太和小马之间的关系,并没有那么坏。

小马回到小院时,老太太告诉她:“我孙子来劝我大过年别和你置气,重新装了电话线,还帮我换了部晚上可以关声的电话。”

正赶上要过年,两个人间的冲突又悄悄平息了。

小马因为一些原因,过年不能回家。她在院子里挂满红灯笼,让这个陈旧的小院终于有了些喜庆的气氛。


和平相处了没多久,两人间的矛盾又再次爆发。

交话费时,小马发现,这个月多出了许多话费,跑去问老太太。

争执中,老人说要把房子500块租给别人。

“你忘恩负义,认钱不认人!”

“说得对,不认钱认什么,顾别人有用么,都到我这岁数了,只能顾自己。”


老人狠狠打碎了小马精心布置的装饰,嘴上说着“少来这一套”。


“别人家是过年,我是过日子。”


午夜钟声响起,孤独了一晚的老太太终于等到了想等的人——无处可去的小马。

电视里,放着春节联欢晚会,屋里没人在意的两个人,一起吃着年夜饭,也有着自己的幸福。

两人一起度过的春节,成了她们关系转折的开始。

她们尝试去理解对方,改变两人间相处的方式。

有一次,小马趁老太太睡着,爬上房顶偷鸟蛋,被老太太发现,小马用做鬼脸的方式,化解了老太太的脾气。


快到夏天了,小马主动给老太太的屋子做了大扫除,让屋子显得宽敞多了;

给老太太理发、洗头、捶背、捶腿,小马越来越多地参与进到了房东的生活中去。


老太太也越来越关心小马的生活,有意撮合自己孙子和小马。

已经心有所属的小马,用“不喜欢学计算机的”几次拒绝了老太太的牵线。

有一天,小马带着学校的摄像机回来,要完成一份作业《老太太的一天》,小马发现,老太太的一天,几乎只有做饭、院子里晒太阳几件事。


“每天都是这样,睡醒了吃,吃饱了,歇会儿再睡。闷的时候,就希望来个收破烂的、收水费的、走错门的,敲门可以说说话,要不然,语言能力都退化了。”

人们总是对新生命满怀期待,却忘记了背后的旧生命,那个被遗忘的旧世界。

3

当你老了

电影《山河故人》里有句台词:每个人都只能陪你一段路,迟早要分开的。

没有什么会一成不变。

老太太单身许久的孙子找到了对象,定下婚期。

夏天,小马也交了男朋友。


一次和男友吵架,小马伤心地离家出走。

“怎么也不说一声啊。”

“这急人不急人,怎么说走就走啊,你心可真硬,我都心疼了,怎么能这样呢,这可不太好。”

因为小马很长时间没回来,老太太急红了眼。

年轻人的世界在变大,老人却还留在原地。

后来,小马跟着男友搬进了更现代化的住宅,离开了老太太。

老太太看了两眼已搬得空荡荡的小屋,瞪着小马,连续问了好几遍:“搬空啦,真搬空啦?真搬走啦?”


往事故人,渐渐被淡忘。

搬走的小马,忽然有一天,接到个电话。

“你一走,老太太就病了,一直念叨着你。

现在话也说不出来了。”


若教眼底无离恨,不信人间有白头。

那个精明的老太太似乎一夜之间不见了,她显出了90岁老人的一切疲态,连路都不好了。

要搬走的不止小马,邻家奶奶说,老太太曾承诺过:“孙子结婚,就把房子腾出来。”

秋天,贵州来的新媳妇不想和老太太在一起,老太太被子女安排到乡下的养老院去。


老太太要被送走的当天,小马回到四合院跟她告别。

看到母亲和租客紧紧抱在一起恸哭,老太太的女儿诧异不已:

“对自己家人都没这么亲,和一外人一起住了住么两天,这么舍不得,真邪门。”


看着这位房客,女儿说:“你走了老太太就一直惦记着你,要不把她接你家?”


嘲讽?调侃?谁也讲不清。

小马和老太太女儿一起送老人乘车远去,俩人的背影,女儿更像房客,房客,反而像女儿。


而那个到乡下养老的老太太,生命终止在了这年冬天。


这个故事,从一个很冷的冬天开始,又在第二年冬天的前夜,划上了句号。

4

陪伴

比血缘更重要

这部小成本电影背后,有一位低调的幕后推手:窦唯。

他作为音乐制作人,参与了影片所有配乐的制作。


窦唯负责制作了电影中的全部配乐。

窦唯曾用真实来评价这部电影:“《我们俩》是一部满含深情、别有风味的大众电影,因为它接近真实,所以我喜欢。”

正因为接近真实,才赋予了艺术感动人心的力量。

电影中,有这样一个扎心的细节:

夏季的一个下雨天,老人的院子中,突然闯入一位陌生来客——一只小狗。


老人把小狗抱在怀里,喜欢得不得了。


她对着这位陌生的访客,喃喃自语:

“你是谁啊,你怎么到这来啦,你爸呢,你妈呢?你怎么不找他们啊,怎么到我们这来了。

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么?因为你不会说话,你也不出声。”

年岁已高的老人,对子女,对太多人,都曾有过期待,希望他们能常常陪伴自己,最后,却只剩自己一人,对小狗空诉满腔孤寂。

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很微妙。

房东和租客用金钱勾连的关系可以因为半载光阴,建立起特殊的羁绊;

子女也会因为金钱和在父母那里长时间的缺位,反而与他们形同陌路。

很多时候,维系两代人之间感情的,并非血缘,简简单单的陪伴就够了。

关于亲情与爱,有时扔掉血缘才能看的明白。

愿孤独的人都能得到陪伴。

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Archiver|槐花公社 ( 备案许可证号:苏ICP备11031522号 )

GMT+8, 2019-4-19 18:52 , Processed in 0.11431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