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码      自动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    

槐花公社123

搜索
查看: 10195|回复: 25

[原创] 错语:重读《楹联丛话》

[复制链接]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1-27 14:23:2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减肥不要紧 于 2019-11-27 14:26 编辑

子曰:“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。”
错大爷曰:“诺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(感谢恶人谷珠楼原老掌柜哈老鹰熊无偿赞助资料)

楹联丛话卷之一·故事

  梁章钜(1775-1849),字茝中、闳林,号茝邻,晚年自号退庵,福建福州人。他生长在明清以来“书香世业”之家,“幼而颖悟”,四岁从母开蒙读书,九岁能诗,并博览群书,立志著作,二十岁中举人,二十八岁成进士。嘉庆十年(1805年)开始任礼部主事,嘉庆二十一年(1816年)考选军机京章。道光元年(1821年)升为礼部员外郎,任大清通礼馆、内廷方略馆编修。后来,历任湖北荆州知府、江南淮海河务兵备道,以及江苏、山东、江西按察使,江苏、甘肃、直隶布政使;鸦片战争期间,任广西、江苏巡抚,一度兼署两江总督,不久以疾告归。梁章钜壮年,于嘉庆年间在京曾加入宣南诗社。晚年,由其子恭辰迎养于温州官署,从事诗文著作。生平著作有《枢垣纪略》、《退庵随笔》、《文选旁证》、《归田琐记》、《浪迹丛谈》等七十余种刊行于世。

  今人所称梁章钜《楹联丛话》,准确地讲,应叫《楹联丛话系列》。实际上包括如下六部著作:①《楹联丛话》。梁氏1838年开始编辑,1840年完稿,并刊刻,全书卷次为:一、故事;二、应制;三、四,庙祀;五、廨宇;六、七、胜迹;八、格言;九、佳话;十、挽词;十一、集句集字;十二、杂缀谐话,其十二卷。收联话600余则,桂林陈继昌序。②《楹联续话》。完稿于1843年并刊刻,分四卷。卷一故事、应制、庙祀,卷二廨宇、胜迹、格言;卷三佳话、挽词;卷四集句、杂缀,收联话330则,余应松校阅,卷首自序。③《楹联三话》。完稿于1847年,收入联话130多则,所辑联话未标门类,仅系以小标题,但先后次序尚称井然。梁氏自序。④《楹联四话》。梁氏第四子梁恭辰撰,共六卷,体例大体依照《楹联丛话》。⑤《巧对录》。梁章钜撰,完稿于1842年。1849年刊出。分八卷,各卷未标门类,有自序。⑥《巧对续录》,梁恭辰撰,分上、下两卷。除上述6部独立著作外,"楹联丛话系列"还包括如下几个部分:①《楹联剩话》,见于梁章钜笔记,有数十则。②《浪迹丛谈》中散见联话,共13则。③《浪迹续谈》中散见联话,共12则。④《浪迹三谈》中散见联话,共4则。

  《楹联丛话》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联话著作,搜集保存了大量历代联作。楹联自唐、五代肇始,千余年长盛不衰,但历代文人、学者囿于传统观念,视为“小道”,故联家、联语殊少见于史籍。梁章钜在自序中感叹说:“元明以后,作者渐夥,而传者甚稀,良由无荟萃成书者,任其零落湮沉,殊可慨惜!”于是“钞纂楹联,附以记述”。全书上起宋代,下迄清中叶,广泛搜辑了大量资料,初步统计,涉及联家、联人数百,作品逾万。宋代如朱熹、苏轼、楼钥、蔡司理、洪俞,元代如赵孟頫、杨元诚,明代如朱元璋、刘基、解缙、杨慎、祝允明、唐寅、海瑞、李东阳、王守仁、徐渭、李贽、金圣叹、左光斗、史可法、董其昌、夏贵溪、袁文荣、邱岳、张延登,清代自清初至道光年间,则名家名作,几无一遗漏。其中朱彝尊、袁枚、李渔、翁方纲、梁同书、纪昀、郑板桥、蒲松龄、阮元、彭元瑞、齐梅麓、程春海、陶澍、林则徐等人,所录作品最为丰富。还有大量普通文人及无名氏作品。显然,这对于保存我国楹联艺术遗产,意义是十分重大的。

  全部资料均由哈哈儿录校制作,初稿采用白化文、李鼎霞点校,北京出版社1996年版《楹联丛话全编》。但因该版本点校、排印错误较多,故今对《楹联丛话》、《楹联续话》重新进行点校,以中华民国二十四年(1933年)商务印书馆《万有文库》丛书版本为主,参校其它版本。《楹联三话》等也将依据其它资料陆续进行校对,凡已重新点校部分,均标明“终校版”,今后不再重校。




  茝邻先生,八闽硕儒,吐纳经范,无书不读,有美必彰。曩者提刑山左,手辑唐五代以前名论,先之以圣贤遗训之在诸经外者,为《古格言》十二卷。昌既受而读之矣。阅十年而继李善撰《文选旁证》四十六卷,博综审谛于唐宋元明以来卅七家之言,以订晋府、汲古之误,而集是书之大成。美哉富矣!近复读公二集,一为《退庵诗存》,推本伦纪,鉴别金石,逢源于经籍,殚精于时务,诗也而政教寓焉;一为《退庵随笔》,则数十年拳拳于庭训师传,因时随地,藉束身心,期诸实用。自谓无关乎著作,而学殖躬行,经史诸子、官常家礼、文事武功,盖靡有弗备者。比年为吾粤采风陈诗,征文考献,将有“三管英灵”之集。而公暇搜罗,孳孳未已,乃复以所辑楹帖见示,诹遍八方,稿凡三易,每联辄手叙其所缘起,附以品题,判若列眉,了如指掌。夫道体之罔弗该也,文字之罔弗喻也。语其壮,则鲲海鹏霄;语其细,则蚊睫蜗角。须弥自成其高也,芥子不隘于纳也。楹帖肇自宋元,于斯为盛。片辞数语,著墨无多,而蔚然荟萃之余,足使忠孝廉节之悃,百世常新;庙堂瑰玮之观,千里如见。可箴可铭,不殊负笈趋庭也;纪胜纪地,何啻梯山航海也。诙谐亦寓劝惩,欣戚胥关名教。草茅昧于掌故者,如探石室之司矣;脍炙遍于士林者,可作家珍之数矣。一为创局,顿成巨观。惟公以蓬山耆宿,入直枢垣,扬历大邦,叠膺重寄,虽官书林立,而几案尘清。偶当诗钵文坛,辄复露垂泉涌。兹则秉节全圻,总宏纲而理庶政,犹是思艰图易,举重若轻。雍容乎礼法之场,翔泳乎文艺之圃。烛武所谓智深勇沈,颍滨所称神止气定者非欤!故于前所著诸集,见公之综贯百氏,取精用宏。而于斯集,有以见公心源治法,以整以暇,为天授,非人力所能及也。道光二十年庚子春正月,陈继昌谨序。
 

自序

  楹联之兴,肇于五代之桃符。孟蜀“余庆”“长春”十字,其最古也。至推而用之楹柱,盖自宋人始,而见于载籍者寥寥。然如苏文忠、真文忠及朱文公撰语,尚有存者,则大贤无不措意于此矣。元明以后,作者渐夥,而传者甚稀,良由无荟萃成书者,任其零落湮沉,殊可慨惜!我朝圣学相嬗,念典日新,凡殿廷庙宇之间,各有御联悬挂。恭值翠华临莅,辄荷宸题;宠锡臣工,屡承吉语。天章稠叠,不啻云烂星陈。海内翕然向风,亦莫不缉颂剬诗,和声鸣盛。楹联之制,殆无有美富于此时者。伏思列朝圣藻,如日月之经天,自有金匮石室之司,非私家所宜撰辑。而名公巨卿,鸿儒硕士,品题投赠,涣衍寰区,若非辑成一书,恐时过境迁,遂不无碎璧零玑之憾。窃谓刘勰《文心》,实文话所托始;钟嵘《诗品》,为诗话之先声;而宋王铚之《四六话》,谢伋之《四六谈麈》,国朝毛奇龄之《词话》,徐釚之《词苑丛谈》,部列区分,无体不备,遂为任彦升《文章缘起》之所未赅。何独于楹联,而寂寥罔述。因不揣固陋,创为斯编。博访遐搜,参以旧所闻见,或有伪体,必加别裁。邮筒遍于四方,讨源旁及杂说,约略条其义类,次其后先。第一曰故事,第二曰应制,第三、第四曰庙祀,第五曰廨宇,第六、第七曰胜迹,第八曰格言,第九曰佳话,第十曰挽词,第十一曰集句、附以集字,第十二曰杂缀、附以谐语,分为十门,都为十二卷。非敢谓尽之,而关涉掌故,脍炙艺林之作,则已十得六七,粲然可观。方之禁扁,似稍扩其成规;比诸句图,亦别开之生面云尔。道光庚子立春日,福州梁章钜撰于桂林抚署之怀清堂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先把序头发出来,讨个头彩~~~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1-27 14:41:06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减肥不要紧 于 2019-11-27 14:57 编辑

卷一 故事

  尝闻纪文达师言:楹帖始于桃符,蜀孟昶“余庆”“长春”一联最古。但宋以来春帖子,多用绝句,其必以对语朱笺书之者,则不知始于何时也。按《蜀梼杌》云:蜀未归宋之前一年岁除日,昶令学士幸寅逊题桃符版于寝门,以其词非工,自命笔云:“新年纳余庆;嘉节号长春。”后蜀平,朝廷以吕余庆知成都,而长春乃太祖诞节名也。此在当时为语讖,实后来楹帖之权舆。但未知其前尚有可考否耳。

=================

错语:

网上各类考证层出不穷,大体看过,无非是拿一些类似于前人的骈文赋体采撷句来说事,结构上对仗,声律也凑合,看上去符合对联要素了,OK,咱考证出楹联(对联)的新出处了~~~快来膜拜咱啊~~~
大佬啊,中国人历来就爱好对称,阴阳和谐不说了,对联楹联是拿来干嘛的,贴门框上的啊!照您这么一翻弄,诗经里面对联就一大堆,之前的民间调调里对仗的也多啊,声律能契合的肯定有啊!那感情好,诞生得更早了!
没确凿证据就甭饱了撑的装X,好好研究正事儿,至于来源,目前还真没比这更有说服力的存在,有那闲功夫好好看书去,写点什么的陶冶下情操,或者辅导下文学女青年,或者去小朋友面前装大尾巴狼,多好。
话说孟大爷这开山鼻祖联的上阙,手法上还有格律诗里的声律拗救,这也是对联创作里在声律使用上很多人有过争议的话题,错某的观点是百花齐放的前提下,能遵守最好,无规矩不成方圆,而拗救手法的存在,对于创作上的灵活性加强,那是显而易见的。对联作为脱离于诗词外的体裁存在,它并不等同于完全摈弃一些良性的创作手法。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1-27 14:55:5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减肥不要紧 于 2020-2-1 16:28 编辑

  吴越时,龙华寺僧契盈,吾闽人也。一日侍忠懿王游碧波亭,时潮水初满,舟楫辐辏。王曰:“吴越去京师三千里,谁知一水之利如此。”契盈因题亭柱云:“三千里外一条水;十二时中两度潮。”时江南未通,两浙贡赋,率由海达青州,故云。时人称为骈切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错语:

此联乐意算作纪实,或者叫写实,用字检点,14个字就总结了当地环境上的天时地利人和,对仗上地点对时间,运作更大气。
很多新人写此类联时,习惯拘泥于时间对仗时间,地点对仗地点,创作层面上就小气了,文笔与气象束缚一多,就很难铺陈开去。
上下联中6个数字简明扼要,大手笔勾勒无拖泥带水,语感也显得特爽快,横批:干!

补充:
后续查证其他楹联过程中,发现一段记载
中国对联之“最”  梁章钜只说了此联写于“吴越时”,没有提供出处。但《五代史补》却记载是在“广顺初”。按广顺是吴越王钱俶的年号,广顺元年即公元951年,其时后周也刚建立,巧的是年号也是广顺元年。由于吴越的广顺只有3年,所以此联应该是作于公元951或952年。当然,此联也是最早的胜迹联。
但是,后人考证楹联起源过程中,对于梁章钜老同学的一些典籍引用持怀疑态度,认为他为了自己编制资料,有时候会故意修改一些典故,把一些骈文或者律诗,摘录对仗部分作为楹联(对联)来充实内容。此联的来源,后人考证就疑出自《五代史补》卷五“契盈属对”条:僧契盈,闽中人……王喜曰:“吴越国地去京师三千里馀,而谁知一水之利有如此耶。”契盈答曰:“可谓‘三千里外一条水,十二时中两度潮’。”时人谓之佳对。
然后后人对此评价为
《十国春秋》记载与此相似,《全闽诗话》《五代诗话》也都转录了这则佳话,或以“三千里外一条水”为吴越王所出句,“十二时中两度潮”为盈契所对句。从这些古籍记载看,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是一种新的独立文体,契盈应口而答“三千里外一条水,十二时中两度潮”,与晋代荀隐以“日下荀鸣鹤”对陆云“云间陆士龙”相类。梁章钜引用时,将“契盈答曰”改为“契盈因题亭柱云”,好坐实其为楹联,这是不严谨的。
错某个人观点,觉得应该是北宋陶岳的《五代史补》在记载此事时,按照骈文对仗习惯,或者古人文体中习惯的对仗风格,来记录了吴越王与契盈和尚二人的对话。然后老梁同学就直接搬运来充实自己的楹联文化丛书。至于考证楹联起源,这一副对联算是存疑吧。

===续补:昨日郊外面对一条长河,突然又想起这副联来。感觉就像精准扶贫,简洁归纳,高度概括,不需要什么文采斐然,就是抓住特征,渊源长河惠济两岸,一日之内朝夕潮,就是“精准”而已,就是“精准”足矣!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1-27 15:36:32 |显示全部楼层
  浦城真西山先生,尝读书邑之粤山,名其斋曰“学易”,即今南浦书院地也。有春联云:“坐看吴粤两山色;默契羲文千古心。”见《三才图会》。余尝主南浦讲席,拟为敬录此联,悬之楹柱,而因循未果。附记于此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错语:
清乾隆28年(1763),浦城知县吴镛将城内越王山(今仙楼山)麓越山道院划出一半创南浦书院,奉程朱理学。后蒋介石曾题黄埔军校校训“亲爱精诚”于匾赠送(蒋介石曾有为此校训题词时,“爱”字加一点“精”字减一点,意喻提倡为人少一点精明多一点爱)。
真德秀(1178―1235),字景元,后更为希元,号西山。后世称其"西山先生"。福建浦城(今浦城县晋阳镇)人。本姓慎,因避孝宗讳改姓真。是南宋后期与魏了翁齐名的著名理学家,也是继朱熹之后的理学正宗传人,他同魏了翁在确立理学正统地位的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。
羲文,伏羲氏与周文王之并称,意喻圣人言行。另,传《易经》八卦为伏羲所作,文王作卦辞。故也可理解为周易理学传承。
同样周正笔法,上地理环境下历史人文,言简意赅,尤其上联吐句不俗有大气魄,下联含蓄内秀,实际也矜持自重,隐隐形成分庭抗礼之态。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1-28 21:49:53 |显示全部楼层
  朱子于绍熙五年,筑沧洲精舍,时年六十有五矣。自书一联云:“佩韦遵考训;晦木谨师传。”谨按朱子之父韦斋先生,尝自谓卞急害道,因取古人佩韦之义为号;又朱子受业于刘屏山先生,先生有《字朱元晦祝词》云:“交朋尚焉,请祝以字。字以元晦,表名之义。木晦于根,春荣华敷。人晦于身,神明内腴。”此朱子联语所由出也。沧洲精舍,即竹林精舍。据年谱,时为韩侂胄中伤,以内批罢归,除江陵府,不拜,又乞追还新旧职名,则已无意出山,又惩于赵汝愚之贬,及群小之攻伪学,故有感而为“佩韦”“晦木”之思焉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错语:
此联为朱熹题福建南平建阳区考亭书院,书院地址在建阳区考亭村,他晚年曾于此讲学。1192年朱熹在考亭村居留,因上门求学人多迁在居室东,名为竹林精舍,后改作沧州精舍。1225年建阳县令刘克庄在此地建祠纪念,1244年诏为书院,御书有"考亭书院"匾额。朱熹在考亭书院还有"道迷前圣统;明误远方来""爱君希道秦;忧国愿年丰”的题联留存。
佩韦典出于成语佩韦佩弦,《韩非子·观行》:“西门豹之性急,故佩韦以自缓;董安于之性缓,故佩弦以自急。故以有余补不足,以长续短之谓明主。”
卞急,急躁的意思。杜预注:“卞,躁疾也。”卞急害道,性急而影响自我修行。
草木繁茂谓之明,枝叶凋伤谓之晦。朱熹的老师刘子翬(屏山)为他取字“元晦”,希望他收敛锋芒修持内秀。
10个字,究其根源,洋洋洒洒不能尽也,按照现在的通俗说法来解释,就是我朱熹的字号,来自于老爷子和老师,他们这么取字号的原因就是希望咱是个低调的人,咱可是牢记了俩老人家这组织上关心的和教导,一定做个听话的乖宝宝~~
咳咳,言辞轻浮油滑不是错大爷的错,是因为有个别文学女青年脑子进水,就得这么说才明白,下不为例啦~~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1-28 22:44:51 |显示全部楼层
  沧洲精舍中尚有两联,一云:“道迷前圣统;朋误远方来。”一云:“爱君希道泰;忧国愿年丰。”又《朱子全集》卷后所附载联语尚多,谨摘录如左,以见南宋时楹帖盛行,虽大贤亦复措意于此矣。赠人联云:“水云长日神仙府;禾黍丰年富贵家。”又广信南严寺朱子读书处联云:“一窍有泉通地脉;四时无雨滴天浆。”又建宁府学明伦堂联云:“师师庶僚,居安宅而立正位;济济多士,由义路而入礼门。”松溪县学明伦堂联云:“学成君子,如麟凤之为祥,而龙虎之为变;德在生民,如雨露之为泽,而雷霆之为威。”又知漳州日,建书舍于天宝镇山开元寺后顶,联云:“十二峰送青排闼,自天宝以飞来;五百年逃墨归儒,跨开元之顶上。”又赠漳州一士子云:“东墙倒,西墙倒,窥见室家之好;前巷深,后巷深,不闻车马之音。”又一联云:“鸟识元机,衔得春来花上弄;鱼穿地脉,挹将月向水边吞。”至世有刻为木榜,悬诸堂楹,人所习见者,如“读圣贤书,行仁义事;存忠孝心,立修齐志”,“日月两轮天地眼;诗书万卷圣贤心”。此类尚多,安得有心人为之一一搜辑乎?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:
看来咱也该佩韦了,多浏览一行,就能看见例证的朱夫子的另外俩五言,就在下端收录着……考证涨姿势,也挺累……
先生书所居之桃符云:「爱君希道泰,忧国愿年丰。」书竹林精舍桃符云:「道迷前圣统,朋误远方来。」先是赵昌父书曰:「教存君子乐,朋自远方来。」故嗣岁先生自家易之以此==朱子语类[宋]黎靖德 编卷一百七 朱子四 杂记言行
沉迷在先贤哲学体系里求学而废寝忘食,分不清来访的朋友什么时候从哪里来的,归纳下来就是专注于学习,不受外界干扰。
爱君希道泰;忧国愿年丰。这个就用不着解释了吧,祝福国家昌盛,学友进步(绝非张学友演唱会)
这一个段落内容太丰富,简要扫描一下再说点其他。
水云长日神仙府;禾黍丰年富贵家。环境好,吃得饱,风调雨顺丰衣足食啊。
一窍有泉通地脉;四时无雨滴天浆。风水好,环境好,房价要上涨啊。
师师庶僚,居安宅而立正位;济济多士,由义路而入礼门。官员们要严持操守,学生们要勤修理学。
学成君子,如麟凤之为祥,而龙虎之为变;德在生民,如雨露之为泽,而雷霆之为威。学会了君子的言行,看上去就嘚瑟。而去管理员工了就恩威并重,大棒+蜜糖(累,歇息一会儿,下一帖继续……)



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1-28 23:15:10 |显示全部楼层
错语
继续继续~~
十二峰送青排闼,自天宝以飞来;五百年逃墨归儒,跨开元之顶上。《孟子·尽心下》:“逃墨必归於杨,逃杨必归於儒。”墨迹啥,墨家就黑社会,没前途,儒家才是正统啊。有认为天宝开元不仅仅是扣地名,也是盛唐气象延续的技巧,说是就是呗,解读这玩意儿,只要作者没注释,读者任意想象,所以很多网友一贯认可小说比小视频更好看更发挥闷骚想象力,咳咳……
东墙倒,西墙倒,窥见室家之好;前巷深,后巷深,不闻车马之音。赠漳州一士子?不是说的是妓女?很多人怀疑不是朱夫子写的,俺倒愿意相信,凭什么就不该是他写的?理学大家就不该和妓女扯上关系影响声誉?切,度娘搜索下朱夫子的私生活再来说!日本人看上去多有礼貌,彬彬有礼有素质人类楷模,只要一喝多最没酒品的就是他们,平时保持素质压抑多了,乱性起来真不是盖的!朱夫子挟妓风流,多喝几杯得意忘形也没什么嘛,最起码落在这里也只是送点文字,又没遇见朝阳区阿sir扫黄或者被联防队盯上。
鸟识元机,衔得春来花上弄;鱼穿地脉,挹将月向水边吞。这个用不着啰嗦了吧,说个题外话,应该是梁章钜老先生避忌讳,玄烨的玄,就把玄机改元机。俺就寻思,那清朝人讲鱼玄机的故事,是不是就该叫鱼元机女道士?
读圣贤书,行仁义事;存忠孝心,立修齐志。这个这个,按照对联基本要素,俺从声律上坚决不认可这是一副对联。就是类似于骈文的对仗文字雕刻了挂在墙上,校讯通一样发手机里,本来宋朝时候楹联体裁就还不成熟,还没有自立门户的小强,9527而已。
日月两轮天地眼;诗书万卷圣贤心。无需多言,OVER~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2-1 22:38:10 |显示全部楼层
  《墨庄漫录》云:东坡在黄州,一****岁除,访王文甫,见其家方治桃符,公戏书一联于其上云:“门大要容千骑入;堂深不觉百男欢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:
还有版本记载为“千驷入”,个人感觉“驷”版本朗读的语感更好听一些,不过对仗着下联的语气,还是“千骑”更稳妥,为何?咳咳,说来话儿不短啊~~
大胡子历来性情旷达,喜好开玩笑,而且这家伙确实太有才,开玩笑也讲究流氓有文化,绝对不是那种肤浅的抗日剧,而是很有内涵很腹黑的,脑子短路的很可能几天后才能突然一下回过神来,我擦,被大胡子这遭瘟的给设计了!再迟钝的,甚至可能要翘辫子的时候回首生平,往事历历在目,突然一口老痰堵塞上来:哎哟喂,原来当初胡子这缺德货是这个意思!蒙蔽了某家这么多年!
当然,开玩笑也讲究对象,不是适合开玩笑的人就要拿捏好方寸,一不留神翻脸了那可不好收拾的……
言归正传,苏大学士这春联第一眼看上去堂堂正正瑞气盈门啊,门第兴旺儿孙满堂,大富大贵人家的气象,啧啧啧,豪门!霸道总裁根据地!
但是大胡子这家伙历来不是省油的灯,《墨庄漫录》的作者张邦基同学已经隐约点明在一个“戏”字上,已经告诉尔等大胡子动机不纯在给人下套子哩!“骑(音‘季’,骑马的人)”,读音同“妓”,庭院一定要大,门宽一点一次可以叫上千个洗头房大婶进来联欢一下,大堂敞亮得几百个断臂山大佬学下陶渊明先生雅致也绰绰有余。甚至还有大胡子粉丝认为还要更重口味一些,直接恭维隔壁老王底盘大,前厅如****,笑纳各方嘉宾……咳咳,咳咳
反正大胡子可以坚决甩锅的,那是尔等身不正看什么都邪门,咱东坡可是正经人,这就是光明磊落一对桃符,绝非菊花插!
咳咳,菊花茶,菊花茶,清火明目,隔壁老王,您说是不?

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2-1 23:09:25 |显示全部楼层
  《困学纪闻》云:攻愧先生书桃符云:“门前莫约频来客;坐上同观未见书。”按《攻愧集》,四明楼钥大防撰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:
攻愧先生,为“攻媿先生”的简体,历来记载收录大多为“攻媿先生”,实际上“媿”就是“愧”。《攻愧集》也就是南宋著名词臣楼钥的文集。
《困学纪闻》是南宋学者王应麟的札记考证性质学术专著,和沈括《梦溪笔谈》、洪迈《容斋随笔》并称为宋代三大笔记书。
楼钥官至吏部尚书参知政事,且博览群书,在当时算得上文坛领袖级人物,知识分子标杆一般的存在,为人师表,自然清高。此春联一正一反,表明自己待客处事缘何大相径庭之道,大体就是含蓄告诫狗苟营蝇之辈去别处找门道,别来咱这里找机会升官发财,没门的,咱这儿只欢迎文化圈同道之人来探讨学术不谈其他的。大过年的,都别来自讨没趣了,丑话说在前,免得到时候怪咱不给面子。
当然,你还可以解读为标榜咱是高端群体,不够资格的趁早省了这条心,能看奇书的人物,岂是尔等能巴结的?给您您也看不明白的,一边凉快去吧~~
总结就是“俗人莫入”。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2-5 23:57:54 |显示全部楼层
  宋韩康公宣抚陕右,太守具宴,委蔡司理持正作候馆一联云:“文价早归唐吏部;将坛今拜汉淮阴。”韩极喜之。又京口韩香除夜请客,作桃符云:“有客如擒虎;无钱请退之。”此二事,皆见蒋平仲《山房随笔》。皆切韩姓,此亦后来赠联切姓之滥觞也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:
韩康公,即韩绛(1012年-1088年),字子华,北宋大臣,宋仁宗进士及第,历任御史中丞、三司使等要职,后官至司空、检校太尉,封康国公。
蔡司理持正,即蔡确(1037-1093,字持正),泉州郡城人,北宋大臣,哲宗朝宰相,王安石变法的主要支持者之一。仁宗进士,调任邠州司理参军。韩绛宣抚陕西时,见其有文才,荐于其弟开封知府韩维属下为管干右厢公事。
蒋平仲即蒋正子,生平事迹不详,约为由南宋入元之遗民。著有《山房随笔》,多记宋末元初诗坛轶事与诗歌掌故。
文价早归唐吏部;将坛今拜汉淮阴。唐朝文坛宗师韩愈韩吏部,点评天下文章,号称一经其点评即可值千金。下联的刘邦手下淮阴侯韩信就更无须多言,关于韩信的对联还有“生死一知己,存亡两妇人”在这也不废话了。上下联都是韩姓名人,且文武双全,暗中之意不言而喻,拍得那个爽啊,“见其有文才”估计也和此联有关,因联而得赏识升官进爵,少有。
另,候馆相当于古代地方上专门接待上级的招待所,据他人考证,此联中的典故,实际上应该是蔡确献上律诗,中有颔联或者颈联是这么一句,绝非单独楹联作品。按照《山房随笔》内容以及北宋文坛习气,可信度极高。故后人评价梁章钜为了著作此丛话,故意肢解前人作品为楹联来充数,在相关内容里含糊其辞蒙混过关,错某觉得可信度也挺高的。
有客如擒虎;无钱请退之。韩香,相传为宋代京口名妓,除夕夜请人所作的桃符(楹联),用隋朝名臣韩擒虎与唐韩愈(字退之)来切名,同时契合欢场待客之道。看风格更近乎于戏谑或嘲讽,错某个人认可为酒席上文人们心血来潮用韩香名字来席间凑趣罢了。
再查证,发现别人在考证对联起源的过程中,对梁章钜质疑不少,其中就有南宋陈鹄《耆旧续闻》里才有韩绛的这个典故记载,《山房随笔》里查证不到。韩香这个桃符倒是在《山房随笔》里,按照桃符的根源,算得上是对联作品的。

话说老梁同学对这样切名的楹联似乎怨念不少,后面估计还要遭逢~~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2-10 23:00:40 |显示全部楼层
  《稗史》载:宋洪平斋新第后,上史卫王书,自宰相至州县,无不指摭其短。大略云:“昔之宰相,端委庙堂,进退百官;今之宰相,招权纳贿,倚势作威而已。”凡及一联,必如上式,末俱用“而已”二字。时相怒之,十年不调。洪自署桃符云:“未得之乎一字力;只因而已十年闲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错语:

《稗史》,多见于宋及此后的史书分类名目,历朝都有类似文献,这里所引用的是元朝文学书法方家仇远所著的一卷《稗史》笔记类小说,各种轶事笑话闲谈八卦等等。
洪平斋,即洪咨夔(1176-1236),字舜俞号平斋。
史卫王,南宋著名奸相史弥远,谥号追封卫王。
大体意思就是洪咨夔上书奸相史弥远,指责其身为宰相不作为并影响各级官员跟着堕落,上书里的文体格式大多采用对比的方式,用各种前任宰相的伟岸风姿,来映衬奸相史弥远的猥琐腐败,而且每一次的对比句句末都是“而已”来收关。史弥远十分恼火,报复方式就是陈奕迅的十年,于是洪咨夔就根据上书谴责奸相这事写春联,读圣贤书学成后不能报效国家,就因为得罪了朝中奸臣让咱闲置了这么久。
这么看来,洪帅锅还是比较有名望,是否博清名姑且不提,史弥远专权时代敢这么较劲,很多人还是要权衡再三的。而史弥远的报复比较起来,也算是温和的了,估计背后还有多种势力的角逐。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19-12-16 23:52:42 |显示全部楼层
  《濯缨亭笔记》云:元世祖初闻赵子昂之名,即召见之。子昂丰姿如玉、照映左右,世祖心异之,以为非人臣之相。使脱冠,见其头尖锐,乃曰:“不过一俊书生耳。”遂命书殿上春联,子昂题曰:“九天阊阖开宫殿;万国衣冠拜冕旒。”又命书应门春联,题曰:“日月光天德;山河壮帝居。”按“日月”十字,今率用为新岁桃符,几遍闾巷,而不知始自松雪翁,且非臣工所宜用也。又按今人家门联,率用“天恩春浩荡;文治日光华”十字,不知此乃雍正年间御赐桐城张文和廷玉桃符句,张氏岁岁悬之。后京官度岁,强半书此作大门春联,近日则外省亦比户皆然矣。
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:
《濯缨亭笔记》,明朝戴冠所著,百度内容为初名《随笔类记》,后由都穆改题《濯缨亭笔记》,因戴冠自号濯缨而得。书首有嘉靖二十六年(1547)陆粲作的序,后有华察为之作的跋。末还附有《礼记集说辨疑》一卷。
赵子昂,即赵孟頫,书法宗师级人物,亦画马闻名海内外。因宋室宗亲事元而被后人诟病。文中松雪翁称谓缘自其号松雪道人。
生平姑且不评价,两副联冠冕堂皇,不可视为MP专家,实在非大手笔大胸襟不能为,尤其还是当廷手笔,才华更足称羡。七言之天门宫阙气象,四方朝拜帝威,寥寥几笔勾勒淋漓尽致且不失典雅。五言颂词承受天命而成大业,同样气度不凡。论为皇室春联楷模实不为过。
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20-2-1 16:45:42 |显示全部楼层
  《坚瓠集》载:赵子昂过扬州迎月楼赵家,其主求作春联,子昂题曰:“春风阆苑三千客;明月扬州第一楼。”主人一大喜,以紫金壶奉酬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
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间有部国产电影《小小得月楼》,扬州风月在人心,可见一斑。遥想琅琊亭台楼阁剪影上,小桥流水间,一轮或一弯明月相得益彰,神往是必须的。
赵孟頫书画双绝,诗词声名掩映,以宋室宗亲伺大都,被后人轻之谤之,也就不足为奇。此联字面上寻常字句勾勒,无奇险雕饰,当代广告语就“简约而不简单”,大家手笔理当如此,堂堂正正而大气典雅,工范之余,捧主人一把犹如信手拈来水到渠成。仅此14字就足以让此楼身价倍增。
另,主人家也是百家姓首,巧合还是渊源?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20-2-1 18:31:08 |显示全部楼层
  孙季昭弈《示儿编》载:黄耕叟夫人三月十四日生,吴叔经作寿联曰:“天边将满一轮月;世上还钟百岁人。”或谓“将满一轮”,若是十三日亦使得。不若云“犹欠一分”,便见直是十四日也。予谓“犹欠一分”非祝寿底语,终未若魏仲先寿莱公诗云:“何时生上相,明日是中元。”形容得七月十四日坦然明白矣。周益公生于丙午七月十五日,尝寿以联曰:“年与潞公同丙午;日临莱国占中元。”公览而笑曰:“贤此联,已道尽了生年月日,只欠说出一个生时,便是一本好建生矣。”按此二事亦后来寿联切日之滥觞也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
百度,古汉语研究/ 《示儿编》,又称《履斋示儿编》,由南宋人孙奕所作。《宋史》没有为孙奕立传。孙奕的生平事迹我们知之甚少。《四库提要》考证说:孙奕字季昭,号履斋,庐陵(今江西吉安)人,可能在宋宁宗时当过侍从官。
天边犹欠一分月……喟然之态,“非祝寿底语”是为实。
文采皆无可观,切日之滥觞评价即是,喜气盈门就直抒胸臆,困时辰上翻老黄历独辟蹊跷如旁门左道。
好比道上相逢,不夸对方气色好衣服漂亮,非要说哎哟喂,兄台你挑选这个时辰出门实在大吉,果然人中吕布马中赤兔~~~
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20-4-7 23:28:20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减肥不要紧 于 2020-4-7 23:34 编辑

  元杨元诚瑀《山居新话》载:元统间,余为奎章阁属官,题所寓春帖云:“光依东壁图书府;心在西湖山水间。”时余嵕山为江浙儒学提举,写春帖于山居曰:“官居东壁图书府;家住西湖山水间。”偶尔相符,亦可喜也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错语

        杨瑀被讥两朝才子,赵孟頫尚且名冠大都,他这宗亲之外又何妨。余嵕山生平事迹不详。俩联十四字契合十字,且是精粹所在,一字不易,巧合如天成(旁白:某人剽窃)。然而以对仗功夫究竟,东壁图书府倘若为当时官署称谓,那对仗西湖山水间却是水到渠成不二之选。光依,无注释,百度有人嘀咕作太阳光线温暖有云……实乃牵强附会。错某原本理解为眼光所见,视线之内,即行走于官署之间,走马兰台。后忽悠念头,时光有何不可?时间消磨于官署应酬公务,身在官衙做老黄牛,心在西湖山水里闲云野鹤,正是此类闷骚文人一贯标榜之情怀写照。诸位信乎?
    反复朗读几次,还是语感突兀,不喜这用法。然而比较官居二字平淡无奇,光依却有开拓之态度。
    题外话,公社有天风走光一名,有村姑简约为光哥,此时脑洞大开,光哥依靠在衙门门口,轻佻口哨徜徉于山水之间……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20-5-15 15:33:0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减肥不要紧 于 2020-5-15 15:36 编辑

  明周(吉甫)《金陵琐事》载:太祖尝御书春联,赐中山王徐达云:“始余起兵于濠上,先崇捧日之心;逮兹定鼎于江南,遂作擎天之柱。”按此二十六字,乃初封信国公诰中语也。又一联云:“破虏平蛮,功贯古今人第一;出将入相,才兼文武世无双。”盖亦赐中山王作。
  明周(吉甫)《金陵琐事》载:太祖尝御书春联,赐中山王徐达云:“始余起兵于濠上,先崇捧日之心;逮兹定鼎于江南,遂作擎天之柱。”按此二十六字,乃初封信国公诰中语也。又一联云:“破虏平蛮,功贯古今人第一;出将入相,才兼文武世无双。”盖亦赐中山王作。
  《列朝诗集》载:学士陶安宇主敬,明太祖尝制门帖赐之曰:“国朝谋略无双士;翰苑文章第一家。”
  《簪云楼杂说》云:春联之设,自明孝陵昉也。时太祖都金陵,于除夕忽传旨:“公卿士庶家,门上须加春联一副。”太祖亲微行出观,以为笑乐。偶见一家独无之,询知为醃豕苗者,尚未倩人耳。太祖为大书曰:“双手劈开生死路;一刀割断是非根。”投笔径去。嗣太祖复出,不见悬挂,因问故,答云:“知是御书,高悬中堂,燃香祝圣,为献岁之瑞。”太祖大喜,赉银三十两,俾迁业焉。
  《簪云楼杂说》云:春联之设,自明孝陵昉也。时太祖都金陵,于除夕忽传旨:“公卿士庶家,门上须加春联一副。”太祖亲微行出观,以为笑乐。偶见一家独无之,询知为醃豕苗者,尚未倩人耳。太祖为大书曰:“双手劈开生死路;一刀割断是非根。”投笔径去。嗣太祖复出,不见悬挂,因问故,答云:“知是御书,高悬中堂,燃香祝圣,为献岁之瑞。”太祖大喜,赉银三十两,俾迁业焉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错语
耳熟能详,无复多言。名人效应,以“切”为贵,屠夫春楹尤其诙谐并契。对联天子之上行下效,为楹联盛世之功也。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9

主题

0

好友

4127

积分

公社老油条

Rank: 4

发表于 2020-5-15 15:50:20 |显示全部楼层
  “洛水元龟初献瑞,阴数九,阳数九,九九八十一数,数通乎道,道合元始天尊,一诚有感;岐山丹凤两呈祥,雄鸣六,雌鸣六,六六三十六声,声闻于天,天生嘉靖皇帝,万寿无疆。”此明世庙斋醮对联,乃袁文荣所撰,见沈德符《野获编》。又一本云:“揲灵蓍之草以成文,天数五,地数五,五五二十五数,数生于道,道合元始天尊,尊无二上;截嶰竹之筒以协律,阳声六,阴声六,六六三十六声,声闻于天,天生嘉靖皇帝,帝统万年。”词句大同小异,传是夏贵溪手笔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
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。嘉靖痴迷道教与青词,朝野纷纷应酬,严嵩等无不以青词进取,袁炜亦可。道教清高说玄,文器一概不能幸免,甚不喜好。终究洋洋洒洒铺陈骈文,非功力不足道。后者多前后文字承接转合,看似以技巧更胜一筹,却逊色于根本文采华章,独得MP余音绕梁而已。另,有沿袭在前珠玉之嫌。
中有“天”字似有犯字之嫌,然天尊道号浑然一体,不作微瑕。其余应制十于等等,规范手笔,熟练而能为也。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6

主题

0

好友

1102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20-6-7 13:58:47 |显示全部楼层
  《野获编》云:张江陵盛时,有送对联谄之者云:“上相太师,一德辅三朝,功高日月;状元榜眼,二难登两第,学冠天人。”江陵欣然悬于厅事。先是华亭公罢相归,其堂联云:“庭训尚存,老去敢忘佩服;国恩未报,归来犹抱惭惶。”虽自占地步,而词旨谦抑,胜江陵之夸诩远矣。昔年殷历城罢相在里,江陵以宋诗为对联寄之云:“山中宰相无官府;天上神仙有子孙。”盖谀与嘲各半。顷者沈四明谢事居家,则直用李适之语云:“避贤初罢相;乐圣且衔杯。”又今相国福清公邸中所粘桃符,则云:“但将药裹供衰病;未有涓埃答圣朝。”尤为浑雅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:张江陵,籍贯为号,原来是张居正呐……熊十力推崇其为“汉以后二千年一人而已”……这么一号,突然想起天使张道陵来了,道家味道十足的感觉,错某点赞为“明历生平三省事;公余武力一条鞭”;华亭公,搬倒严嵩的内阁首府徐阶,也是籍贯华亭为号。话说徐老先生在华亭也是几十万亩田地,结合这以退为进的“低调”标榜,谦抑这评价……呵呵,呵呵,蛮有些官场特色黑色幽默的味道。《南史·陶弘景传》:“国家每有吉凶征讨大事,无不前以咨询。月中常有数信,时人谓为山中宰相。”《岚似屏风》徐夤 (唐),有“山中宰相陶弘景,谷口耕夫郑子真”之颔联。至于其中味道,见仁见智,非当事人不足以道啦。后两联比较前面,才是楹联之道,只不过前者有旷达貌,为读书人标榜的进退取舍之法,后者含蓄吞吐作鞠躬尽瘁老人言,在那个时代,换个赞誉三千里两百天的不在话下,实乃吾辈之楷模……
咳咳,过于毒舌,有伤天和,毕竟今人所立层面,自命优越感而指点江山一般,针砭前人大贤而洋洋得意,实则小人之行径哇,检讨三分钟。

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6

主题

0

好友

1102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20-8-4 15:37:57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前明邱南镇岳由亚卿左迁藩参,数厚遗张江陵,尝以黄金制对联馈之云:“日月并明,万国仰大明天子;丘山为岳,四方颂太岳相公。”盖亦欲以己名时蒙记忆也。江陵喜,将骤擢之。未几败,岳遂罢归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错语:张江陵,张居正老先生籍贯而名。金子匾额楹联来行贿,还费尽心机在大拍MP的同时镶嵌自己名字,期待在领导那加深印象。贿而不失风雅,牛叉不?不过这副楹联也就旧时童生拆字游戏的水准,说雅未免太高,实则是厚颜之典范,除了硫化氢气味外(错大爷对当年化学课上的这印象是深恶痛绝)一无可取。居正老先生倒是欣然受用,也提拔了MP同学,相得益彰。但是一条鞭法乃衰明应急之法,触动太多。老先生一去就崩溃,MP同学鸡飞蛋打,沦为笑柄也是必然。


    《七修类稿》云:“吏部许尚书赞,其父亦吏部尚书也。赞先为户部尚书,其兄诏,亦尝为南户部尚书也。俞子木为作一联云:‘父冢宰,子冢宰,秉一代之铨衡;兄司徒,弟司徒,总两京之会计。’又,陈敏之木,天台人也,任徽州歙县训导,书一联于衙曰:‘四万八千丈山中仙客;三百六十重滩上闲官。’一则不可移易,一则天生切对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错语:冢宰为周朝官名。六卿之首,亦称太宰。《书·周官》:“冢宰掌邦治,统百官,均四海。”铨衡,语出《淮南子·齐俗训》,主考核之吏职。俞子木生平不详,嘉靖诗人丰坊有《答俞子木见问》,估计也是脾性相投的豁达文士。这副楹联才算是雅切,大方之余带少许调侃意趣,较前面居正公笑纳的MP楹联,高下立判。不过记得民间笑话里有“父进士子进士父子同进士;婆夫人媳夫人婆媳夫人”的对联故事,被人恶趣添笔作“父子进土婆媳失人”,格局与此仿佛,不免咳咳……最后一联大好,上阙化出于李白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里“天台四万八千丈”,稳切作者籍贯。下阙化于明朝诗人沈明臣《上滩行》,中有“新安新定江水连,三百六十滩在天”之句,吻合作者现任之地。上下浑然天成一般,中有斯人来去自如,清高大气可鉴而倜傥风流,实乃佳作。套用槐花上虞常理事之口头禅,艳羡!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6

主题

0

好友

1102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20-9-30 22:32:21 |显示全部楼层
  嘉靖末年,南京城守门宦官高刚于堂中书春联云:“海无波涛,海瑞之功不浅;林有梁栋,林润之泽居多。”盖谓刚峰、念堂二公也。宦官亦重谏臣如此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错语:海瑞海刚峰,知道的应该不少,林润林念堂,弹劾严嵩而闻名。声律略失,形神皆备,勉强算得上珠联璧合。文采实则无斐然,评论里“宦官亦重谏臣如此”,读书人清高标榜昭然若揭。




  《坚瓠集》云:邱仲深学博貌古,而心术不可知。尝与刘吉不协,刘作一联书其门云:“貌如卢杞心尤险;学比荆公性更偏。”时论颇以为然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错语
《尧山堂外纪》卷八十六·国朝卷,亦有相关记载。
丘文庄公学博貌古,然心术不可知。尝与同寅刘阁老吉不协,刘作一对书其门曰“貌如卢杞心尤险,学比荆公性更偏。”时论颇以为然。
卢杞容陋而心胸狭窄,书法大家颜真卿就毁于其亲手操作,强横如郭子仪都闻之色变退避三舍。王安石的倔强声名也是又臭又硬之美谈……咳咳。丘濬(亦作邱浚),字仲深,涉猎广而精,明代著名思想、史学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学大家,明孝宗御赐为“理学名臣”,史学界誉为“有明一代文臣之宗”,鞠躬尽瘁卒于任上。不知如何得罪刘阁老而被如此公然羞辱,且被大众认可,不过就算是羞辱,下联里也承认他非常有才,可与顽固的王荆公一般从才学到脾性相提并论。
恩怨真伪不提,引经据典倒是挥洒自如,14个字就能完整归纳形象性格才学,这就是取典笔法的精髓,浓缩名人精粹为我用,简约而不简单,非博闻强识不能为也(好在现今有百度度娘,更是只是渊博啊,实在是蒙蔽文学女青年仰慕之利器重器……)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6

主题

0

好友

1102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20-11-29 23:10:20 |显示全部楼层
  《敝帚斋余谈》云:江陵初赐第于乡,上御笔亲勒堂对云:“忠可格天,正气垂之万世;功昭捧日,休光播于百年。”可谓异典极褒。至癸未籍没,则并第宅不保矣。但对联乃御制御书,不知当时在事者,何以处之。
---------------
错语:万历帝对张居正老先生这褒勉估计还是费了一番心思,然后人死如灯灭,翻脸比翻书还快。楹联本身笔法上乏善可陈,结合时事反而有些黑色幽默味道。可谓“正气垂之今世上;休光播在百年前”


  又云:尝于都下见一罢闲中贵,堂间书一对云:“无子无孙,尽是他人之物;有花有酒,聊为卒岁之欢。”又全用南宋乔行简词中语。此辈亦知达生如此。
---------------
错语:宋俞文豹《吹剑四录》里有“赵虚斋建宅,《上梁文》末云:‘有花有酒,姑为过客之懽;无子无孙,尽是他人之物。’可谓见尽。乐天诗云:‘多少朱门锁空宅,主人到老不曾归。’虚斋年高德劭,位官亦显矣,若归以花酒与过客相懽,尤达见矣。”查证南宋理宗时期鲁国公乔行简,此联为其晚年自况。民间传说里也有乔行简善对故事流传,不过内容包括还珠格格的水淹水牛鼻哞等等,不足为信,作为楹联爱好参证即可。网上另有记载作者为太监,因为上联里说“无子无孙”,鲁国公泉下也吐老血三斗啊……
评述里取旷达之达,足以概况。



  又云:向见王百谷家桃符云:“岂有文章惊海内;漫劳车马驻江干。”哂其太夸。顷过陈眉公中庭书一联云:“天为补贫偏与健;人因见懒误称高。”盖用陆务观语,虽谦抑,实简傲也。去年至支硎山范长白学使斋中悬联云:“松风高士供;兰梦美人圆。”其所书即所作也。时范未有子,故有“梦兰”句。然“圆梦”字又作“原”,唐宋人皆已两用之,未知孰是。范又有对云:“门前白水流将去;屋里青山跳出来。”又用《笑林》中里童属对语,亦奇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错语:第一联实则杜甫的《宾至》颔联搬运,在此作春联大体意思就是俺没文化,感谢大家不要面子的来拜访~"哂其太夸"这评价看上去不够厚道,实则贴切。老杜的谦虚是建立在“真有文章惊海内”的基础上的,你一个惊县城都不够的水准还来装啥低调来着……尚有袁枚集的“岂有文章惊海内;更无书札到公卿”化唐方干《书桃花坞周处士壁》末句“何事懒于嵇叔夜,更无书札答公卿”。还有郁达夫集龚自珍句子来搭配的的“岂有文章惊海内;断无富贵逼人来”,饶有趣味。
第二联勉强算是化于陆游《六日云重有雪意独酌》的颔联“天为念贫偏与健,人因见懒误称高”,话说“补”字用得很出色,赞一个。在这里自谦用法,评述为“简傲”,揭露了古代知识分子自命清高的真面目啊,够狠!
第三联的菁华实则就“供、圆”二字,尤其喜欢这个“圆”字,收得意趣盎然。
第四联又是“跳”字盘活一局棋,实际是跛脚道士彭青山从屋里跳出来的凑趣故事,虽然只是曲解,但是成典故后顺其自然,读着别有风味,有开门见山的逆向思维,料青山见我如是啊~~尔等服不服?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6

主题

0

好友

1102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21-2-15 21:04:12 |显示全部楼层
《濯缨亭笔记》云:“元世祖初闻赵子昂之名,即召见之。子昂丰姿如玉,照映左右。世祖心异之,以为非人臣之相。使脱冠,见其头尖锐,乃曰:‘不过一俊书生耳。’遂命书殿上春联,子昂题曰:‘九天阊阖开宫殿;万国衣冠拜冕旒。’又命书应门春联,题曰:‘日月光天德;山河壮帝居。’”按:“日月”十字,今率用为新岁桃符,几遍闾巷,而不知始自松雪翁,且非臣工所宜用也。又按:今人家门联率用“天恩春浩荡;文治日光华”十字,不知此乃雍正年间御赐桐城张文和廷玉桃符句,张氏岁岁悬之。后京官度岁,强半书此作大门春联,近日则外省亦比户皆然矣。

错语:赵孟頫因宋室嫡系遗民身份而事元,后人多贬语,顺带把其才华也跟着打折。赵尖尖实际上遗传了赵家才气,非常非常有才,不仅是书法顶级宗师,绘画诗词等等一帮文人风雅活路都是玩到大腕的份上。
日月那联实际是宋代汪洙的神童诗里采撷取,明代解缙书题于门,因契合明朝国号被大力推广。至于这几幅联的内容就不用赘述, 典雅大气足以担当,算是代表了元明清三朝的春联流行文化。
俺也寻思过给自己家门口仨选一来怀旧一下,不过终究还是厚不了老脸…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《坚瓠集》载:赵子昂过扬州迎月楼赵家,其主求作春联,子昂题曰:“春风阆苑三千客;明月扬州第一楼。”主人大喜,以紫金壶奉酬。


错语
:上联褒环境如神仙府,冠盖云集。下联直接拔升为行业翘楚,不负名人效应+雅制+霸气,眼下的饭店酒店打广告那是效仿不了呐。另,折换下紫金壶物价,就好比请了个当红大腕拍了个黄金时段的广告,效果却比不了。
不过要说效应,还是那庆丰小店最沾光,龙气套餐名噪一时,咳咳,不多说了……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6

主题

0

好友

1102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21-5-25 23:52:01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叛爷888 于 2021-5-25 23:54 编辑

  孙季昭弈《示儿编》载:黄耕叟夫人三月十四日生,吴叔经作寿联曰:“天边将满一轮月;世上还钟百岁人。”或谓“将满一轮”,若是十三日亦使得,不若云“犹欠一分”,便见直是十四日也。予谓“犹欠一分”非祝寿底语,终未若魏仲先寿莱公诗云:“何时生上相,明日是中元。”形容得七月十四日,坦然明白矣。周益公生于丙午七月十五日,尝寿以联曰:“年与潞公同丙午;日临莱国占中元。”公览而笑曰:“贤此联,已道尽了生年月日,只欠说出一个生时,便是一本好建生矣。”按此二事,亦后来寿联切日之滥觞也。


错语:“将满”和“犹欠”的点评可见昭著,孙老迂腐于数字而忘记基础人情世故,文人挑刺习惯,错某此时表现一以贯之。至今,民间有“中元大会”白事习俗,此典于今可视作废弃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元杨元诚瑀《山居新话》载:元统间,余为奎章阁属官,题所寓春帖云:“光依东壁图书府;心在西湖山水间。”时余嵕山为江浙儒学提举,写春帖于山居曰:“官居东壁图书府;家住西湖山水间。”偶尔相符,亦可喜也。


错语:东壁图书府;西湖山水间……俺居心叵测,不信。另,错某个人所见,前者标榜,有自命清高味。后者率意,朴素大方,余味甚好。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6

主题

0

好友

1102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21-5-29 22:29:25 |显示全部楼层
  明周(吉甫)晖《金陵琐事》载:太祖尝御书春联,赐中山王徐达云:“始余起兵于濠上,先崇捧日之心;逮兹定鼎于江南,遂作擎天之柱。”按此二十六字,乃初封信国公诰中语也。又一联云:“破虏平蛮,功贯古今人第一;出将入相,才兼文武世无双。”盖亦赐中山王作。

错语:中山王在大明英烈传里与常遇春都是扛鼎角色,尤其还甚于谋略,楹联概述为简笔,大抵溢美之词在于王朝初始,最终不可共富贵,帝王心术前后对比令人心寒。其余略过,就俩联来说,工稳有余,不吝施恩,不花钱的使劲夸就是,咳咳…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《列朝诗集》载:学士陶安宇主敬,明太祖尝制门帖赐之曰:“国朝谋略无双士;翰苑文章第一家。”

错语:同上结束语,反正夸人就是夸张…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《簪云楼杂说》云:春联之设,自明孝陵昉也。时太祖都金陵,于除夕忽传旨:“公卿士庶家,门上须加春联一副。”太祖亲微行出观,以为笑乐。偶见一家独无之,询知为醃豕苗者,尚未倩人耳。太祖为大书曰:“双手劈开生死路;一刀割断是非根。”投笔径去。嗣太祖复出,不见悬挂,因问故,答云:“知是御书,高悬中堂,燃香祝圣,为献岁之瑞。”太祖大喜,赉银三十两,俾迁业焉。

错语:对联天子的故事很多,给杀猪阉猪匠写的这算是比较出名的。俚人俗语,对于职业算是生动描述了。不过俺有些质疑,杀猪先一刀捅脖子那放血,双手劈那是杀出来的猪悬挂着劈成两扇……另,不知道那些公公们看到下联会不会打个冷噤…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“洛水元龟初献瑞,阴数九,阳数九,九九八十一数,数通乎道,道合元始天尊,一诚有感;岐山丹凤两呈祥,雄鸣六,雌鸣六,六六三十六声,声闻于天,天生嘉靖皇帝,万寿无疆。”此明世庙斋醮对联,乃袁文荣炜所撰,见沈德符《野获编》。又一本云:“揲灵蓍之草以成文,天数五,地数五,五五二十五数,数生于道,道合元始天尊,尊无二上;截嶰竹之筒以协律,阳声六,阴声六,六六三十六声,声闻于天,天生嘉靖皇帝,帝统万年。”词句大同小异,传是夏贵溪言手笔。

错语:嘉靖修道好青词,骈文丽构洋洋洒洒,上行下效,在此可见一斑。玄乎是足够了,对仗格式的MP就是精彩……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6

主题

0

好友

1102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21-11-11 03:32:56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叛爷888 于 2021-11-13 03:03 编辑

  滇省南关外,前明有赵某业屠,一日欲宰母牛,忽失其刀。时小犊在傍,仰卧哀鸣。赵鞭之起,则屠刀在焉。因感悟,弃屠刀,携子母二牛,屏迹西山,每吟“减去心头火,要见吕洞宾”之句。有道者过访,赵款以茶,盛以古磁。道者失手坠地,赵似动嗔念。道者忽不见,古器依然。遗片纸书云:“洞宾方才到,心头火又生。”赵愧悔。一日凭栏观海,遥见沐藩于昆明池习水战,若有所羡,遂溘然逝。后提军陈用宾来滇,偶游西山,一一如旧游。石壁记有赵没之年月日,与提军生日适符,乃知即赵后身也。自言镇闽时,有道者来见,款以茶,问“减去心头火否”,不解所谓也。临别,约以鹦鹉一会。至是询知鹦鹉山,遂往游焉。见一痂道人,手执二瓶,两口相对,立于山石间,笑语曰:“军门别来无恙?此时向那头跳出?”语未竟,从者喝之,顿失所在。提军始悟二瓶对口即“吕”字,立于山石即“岩”字。就立处为桥,曰“迎仙桥”;山半肖洞宾像,为环翠宫。后人题联云:“春梦惯迷人,九环仙骨,误著了一品朝衣,任鸡鸣紫陌,马踏红尘,军门向那头跳出;空山曾约伴,六诏杯茶,犹记得七闽片语,看剑影横天,笛声吹海,先生从何处飞来。

    错语:我擦!老子码的几百字离奇不见了!!!变成一堆乱码!!!*……&##*&重新来就没那心情兴致……面目全非……个人甚喜此联清雅风韵,语感与节奏均琅琅上口,句式里数字颜色声影,运用皆熨帖舒适,上下联隐约似仙凡问答相酬,践约前尘因果,其中昨世今生,浮光掠影,却已超然物外,洒脱笔法不外如是。所谓言寄于辞,迎仙者是仙迎客,出世身无世出名……掰得错某都要相信自个要跨鹤仙游了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  前明工部尚书张忠定公延登,以功名显。刘理顺、吴麟征、夏允彝、周延儒皆其门下士也。家署门联云:“门多将相文中子;身系安危郭令公。”盖门客所题赠。

    错语:下联令公知道是郭子仪郭汾阳,上联迷糊,查证为隋大儒王通之道号。说来斩鬼,对王大儒印象还是大唐双龙记里得来,笔墨不多而印象深刻,后自行查证略知生平。在此再践形色,知王大家当世大儒,上联典故也就水到渠成。下联记载郭子仪安史之乱延续晚唐香火。文物彰显,尽是史海风流人物,张延登(谥号忠定)明末重臣,文治得力会试阅卷纳才子无数,武有武举科考招勇士若干,此联即为陈继儒撰写颂其善识人如伯乐,结合生平,虽不如王郭二大佬彰显,亦称得上联语推崇。此公牛叉在错某所见,莫过于远见后金为患,可惜未得上下重之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《坚瓠集》云:万历辛丑九日,焦弱侯先生招同人登谢公楼。一友曰:“尝见钦天监柱联云:‘夏至酉逢三伏热;重阳戊遇一冬晴。’今谚云:‘夏至有风,重阳无雨。’皆讹传耳。”按今时占验语,上句作“夏至有雷三伏冷”,下句亦作“重阳无雨一冬晴”,往往有验。

    错语:历法所成时毕竟偏安一隅,只记载中原气象,天下之大安能全也,也莫能概之。后者有所恃也只是一方气象,重蹈覆辙而已。如此记载,涨姿势足矣。
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6

主题

0

好友

1102

积分

三八红旗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22-9-13 09:21:45 |显示全部楼层
  明末,李忠肃都宪邦华闻外城陷,遂弃家移宿于文信国祠中。李亦吉水人,既北面再拜,复就信国公位前三揖曰:“邦华乡邦后学,合死国难,请从先生于九泉矣。”遂以白缯系于信国之龛柱而死。后其乡人换题新额为“二忠祠”,又题楹柱云:“后死须知无二道;先生岂愿有忠名。”几于千金莫能易一字矣。赵瓯北诗所谓“故知旷世心相感,恰好同乡迹再攀”是也。旧有边华泉联云:“花外子规燕市月;柳边精卫浙江潮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:
    崇祯帝手下还是有不少人才的,不过天下大势已去。兵部尚书李邦华算得上精英气质,如果崇祯听他的南下,大概还可以坚持明朝几十年吧……此联对仗精绝,尤其内容也十分契合,“千金莫能易一字”,这喝彩是到点了的。上中正,下悲愤,殉节毕竟源于国殇,如此忠名实非所愿。14字简练朴实而隐大情怀,服气是必须。
    明 边贡《谒文山祠》:丞相英灵犹未消,绛帷灯火䬃寒飙。乾坤浩荡身难寄,道路间关梦且遥。花外子规燕市月,水边精卫浙江潮。祠堂亦有西湖树,不遣南枝向北朝。(此颈联有“水”“柳”区别,按照对仗“柳”为佳,然而精卫填海,却又“水”切合,不求甚解罢了)

  相传吾乡曹石仓先生学佺辞官归里时,闲行街巷,见一陋屋,柴门不正,柱上署桃符云:“问如何过日;但即此是天。”询知宅主,乃屠者徐五也。径入厅事,有二联,一云:“仗义半从屠狗辈;负心多是读书人。”一云:“金欲两千酬漂母;鞭须六百挞平王。”先生为之悚然。徘徊间,徐五已回,与语,甚契洽,因定交。甲申之变,徐五携只鸡斗酒,径造先生庐,排闼而入。见先生,惊曰:“吾办此奉祭耳!何尚在也?”先生遂拜而就义焉。卢潜溪孔昭云:相传徐五更有一联云:“鼠因粮绝潜踪去;犬为家贫放胆眠。”殊有感慨。又传曹殉节后数日,人见溪中有浮尸,著素衣冠,识者以为即徐五也。按徐五名英,字振烈,侯官人,余田生甸、张超然远并为之传,里中人但称为徐五云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:
曹学佺藏书冠绝一时,擅闽剧,“屠狗辈”一联多记载为其所作。甲申之变时在家投池为家人救,效力唐王,清军入闽而自缢。按时间段就与此故事不吻合。应是后人杜撰与徐五故事作草莽传奇惊叹,被老何采纳收集。以大义逼死名士,如同白乐天写诗逼死关盼盼,古人重义轻生死不外如是。


  《柳南随笔》云:王文恪公鏊祖茔在洞庭东山之化龙池,形为凤凰展翅,湖中案山稍偏。地师云:“可惜状元旗不正,他年应作探花郎。”后竟如其言。越二百年,而公之八代孙世琛,乃于康熙壬辰科状元及第。闻世琛于会试前三日,祈梦于神,梦至一厅事,其柱联云:“雨中春树万人;云里帝城双凤。”盖藏“家”“阙”二字,以示必中状元也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错语:
    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村上春树,然后想起诺贝尔多次提名而失之交臂,想必也是风水略偏……这里的春树,不是暮云春树那样的友情,理解为应试莘莘学子。至于字谜之解……

    奉和圣制从蓬莱向兴庆阁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作应制
    王维
    渭水自萦秦塞曲,黄山旧绕汉宫斜。銮舆迥出千门柳,阁道回看上苑花。云里帝城双凤阙,雨中春树万人家。为乘阳气行时令,不是宸游玩物华

    这帮掐头去尾的读书人,编个神话也吞吞吐吐着事可恶,真不够爽快……
如是我闻一塌糊涂错天尊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Archiver|槐花公社132 ( 备案许可证号:苏ICP备11031522号 )

GMT+8, 2022-9-26 20:24 , Processed in 0.368249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2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